一条大河

最怕无知无趣还习以为常

这可能是我成年以来最具震撼的认知 —— 无知无趣还习以为常。学生时代我属于老师眼里的问题少年,按理说我父母花了钱让人做我的教育工作,我就属于直接受益人,也属于学校的消费者,学校理应把我当上帝,我更有提出疑问和反驳的权利。但老师这种 “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绝不会允许我有此般惊世骇俗的想法。所以那时我最大的乐子就是不服管教,我也庆幸没有为此被割去手筋脚筋或者在额头两侧切上两刀 (大脑额叶切除),而且现在想起这些来,我感到我人生的这个阶段在四面都是围墙的天里还算得上有趣,甚至比那些 “三好学生” 好太多了,当然我也可能让我的老师失望了,因为我至今还没有变成寄生虫、堕落到社会最底层,并且人该是勤奋的、诚实的、友善的这些常识我无一不具备。

什么事现在做都不算晚。有一点我很肯定,读书对人帮助很大,当然我说的读书是白纸黑字手捧阅读那种,不是什么节选、第二自然段必考、或者动不动就勾重点,略有不幸的是我成年之后才切身体会到这一点 —— 如果十八岁就算成年的话。

◎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保持友善言论

# 站长工具: PHP函数速查 / 变色龙伪原创 / ZBlog插件
©一条大河(www.iddahe.com) / Z-BlogPHP 驱动 / Theme: Hipaper / RSS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