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大河

我的表哥

(一)

首先我要说明我即将讲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既然真实,那么我的这个表哥也就真的存在,如果要证明他不存在,首先就要证明这一切是非真的,现在我已经说了是真的,而且我是他表弟这件事就是很好的证明。我表哥的表弟就是我叫 “一条好汉”,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土匪的气息,你可以叫我 “好汉”,众所周知我是男性,你还可以叫我 “汉”,但是不要叫我 “一” 据说这有同性恋的含义,当然我不是歧视同性恋,因为我本来就是异性恋,你非得给我捏造个 “一”,试问谁摊上这事儿还能高兴起来。

我的表哥已经确认死亡了,其原因是:一氧化碳与血红蛋白结合,形成碳氧血红蛋白,使血红蛋白丧失携氧的能力和作用,造成人体组织窒息 ———— 俗称煤气中毒。是他房东先发现的他,因为其催了他好几次房租都没见回应,只得上门催缴,这才发现了他已经死了,而且是死硬了。说来也怪,时节正值三伏天,而且经法医鉴定他已经死了半个月,可尸体硬是没发臭,除了失去了血色的皮肤和僵硬的肢体,其他的特征和他死去时依然保持着一致,我坚信若不是那个房东,我表哥的尸身必定是一副旷古绝今的木乃伊。

如前所述,我表哥因为煤气中毒死硬了,为此家族里推举我前去给他收尸,为什么是我?坦白说我表哥从小就不受人待见,原因不明,总之除了他的母亲,从小他就被父亲、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所嫌弃,为证明这个事实我要讲这样一件事:那年我表哥七岁,他的父亲外出务工回来买了一个十公斤的大西瓜,他家住在大杂院里,门口就是院子的必经之路,话说我表哥是家里的独苗,理应被宠爱,可是就在他父亲把西瓜直接扛到隔壁的四叔家,先就分给了别家的小孩后我否认了这个事实,我比表哥小半岁,那天刚好也在,也是比他先吃上了西瓜的,我还记得他父亲路过家门口的时候有种大禹治水的气势,当然大禹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是我把西瓜拿去给表哥的,那时我们都小也不会去想这些人情世故,只管大口吃瓜,或许大人们就为此断定我和表哥关系还不错,虽然我们上次见面已经是十年前了,最近一次联系也是我在社交软件上看到了他顺手添加了通讯录后相互道了句好久不见。所以为他收尸这个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对了,刚才还提到了爱他的母亲,可想而知老太太早就哭晕过去神智不清了,要是她再同我一起,我想我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我来给我表哥收尸,法医给我说明了他的死因、死亡时间种种,房东给我讲了与他之前交流的种种,还想让我补缴他所欠下的房租,派出所民警给了我非他杀的证明,至始至终没有人告诉我表哥他为何会一氧化碳中毒,显然我也不是想知道是因为煤气泄漏加上门窗紧闭这种原因,我想知道的是造成他在吸食煤气后无动于衷的原因从何而来,我推测他无动于衷也是有根据的,法医说了死亡时间的是晚上八点,从当代人的生活习性来说,晚八点正处于一天最兴奋的时候,毕竟刚结束了一天中在工作岗位的重复,晚上也吃饱喝足了(法医也说了我表哥不是饿死鬼),距离上床睡觉少说还有五个小时,正处打游戏,刷剧,谈恋爱的黄金阶段,而且据我观察他的社交软件每天晚上八点到凌晨两点更新是最为频繁的,所以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中的毒。还有一种可能,他当时处于一种极度沉迷某一事物的阶段,就连煤气也当作香水味儿一股脑吸了进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死得也算快乐,可这只是我的猜测,所以为了证明这一猜测我在清点他的遗物的时候显得格外的仔细。果然事出皆有因,我在整理他的电脑资料时意外发现了一个通过层层加密的隐藏文件,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曾是一名不算逊色的程序员,这点难不倒我,十分钟我就破译了该文件,我感到自己就像偷盗者般用唾液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瞳孔大小的洞孔窥探到了表哥内心深处的隐秘。

(二)

现代人是很浮躁的,我也是现代人,所以我也浮躁,一部电影超过两个小时,一篇文章超过五百字,现代人往往就要拒之门外,又臭又长是我们的口头禅。鉴于我是在帮我表哥收尸,我就有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的义务,所以我才咬紧下颚看完了那个被我破译的满布文字的足足 100M 的文件,我现在要说给别人听,而且我很择其精华,因为要考虑到现代人。

L(表哥是这样称呼的) 是一个姑娘,从我表哥的描述上来看她有如下特征:一米六左右、腰身纤细、短腿、平胸、南瓜子脸、窄边框眼镜、酒糟鼻、齐肩的黑发,有点龅牙,对了还常常拖着沉重的眼袋。L 住在我表哥家对面的楼里,按社会人群划分的关系来定,他们在同一个小区,也就可以称之为是邻居,很巧的是他们也在同一栋写字楼上班,由于经常上下班偶遇,久而久之也就认识了,L 和我表哥都是单身,说的具体点 L 和我表哥认识的时候是刚分手,而我表哥不算上早恋的话就一直是单身。还要说的是我表哥朋友不多,除了平日里三点一线的上下班就是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思考人生,他也习惯了一个人做常常需要其他人介入的活动,再加上他的职业和我曾经一样 ———— 程序员,日子和出家也就有得一比了。可见表哥是孤独的,当然这是大部分人生活的常态,不幸的是我表哥刚好是其中的一份子。

L 的出现对我表哥而言用久旱逢甘霖来描述一点也不过分,况且表哥还说她豁达乐观、热情、单纯、有趣 ... 她就犹如一股清泉,缓缓的流向了我表哥内心那片干涸的沙漠,显然我表哥是爱了,可我认为我表哥是寂寞久了导致的一系列综合症,以至于碰上一个普通的姑娘还没来得及熟悉就马不停蹄的爱上了,可是对于他的解释我却无法反驳,他在交代了和 L 认识,又假装各种巧合和没有原因的偶遇之后的一千三百五十七行写到 “遇上了,爱上了,然后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表哥爱上了 L 但他又是一个怂货,纵使内心再怎么澎湃热烈,面对 L 就是说不出来,他想到自己家境贫寒,这样的他 L 是不会爱的。他想到自己就快而立之年但却一事无成,这样的他 L 是不会爱的。他想到自己没有毅力、没有朋友、总爱自言自语是个怪胎,这样的他 L 是不会爱的,他认为 L 拒绝他是必然,以后连朋友也算不上了,遇上了难免还要尴尬,那么他又将一个人回到乏味的生活里,总之我认为他就是怂,哪怕内心世界饱受煎熬,还是跨不出那一步,他又感叹到 ”世界上有太多害怕踏出第一步的孤独的人了“,真不知道他在怕什么,或许他只是还不习惯没皮没脸的日子,他不知道这种事必然是要厚脸皮的,不过也对,我说了他一直单身所以参不透也情有可原,要是他还活着,而且还想繁殖的话我想只能祈祷进化到有丝分裂了。我还发现他写了很多能酸掉大牙的情书,考虑到各位牙齿的感受我这里就拣一个片段说:“所谓出口伤人,我又常常说话不过脑,我选择这种方式也有这方面的顾虑。人在运用文字的时候避免不了思考,思考的结果就是这些文字被赋予了某种情感,这也是我认为的文字的部分魅力,总之我想不留余地的表达我的爱。决定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在一起的因素很多,况且感情这种东西太过复杂,也许我再怎么费劲心思也打动不了你,就像我遇上你,爱上你,然后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发誓这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你不要觉得肉麻,真话往往都是这样” 我表哥虽然是个理工男,写起情书到显得不那么木讷,只可惜他这只是自我意淫,到死都没让 L 看见。

我表哥说他暗示过 L,他曾把一首名叫做《Creep》的歌曲分享给了她,据他所述这首曲子有这样一个故事:“F 在大学里喜欢上了女孩 M,F 觉得 M 像天使一样纯洁美丽,还觉得自己又丑又无趣和 M 格格不入,明明很喜欢 M 结果见了面都不敢正视她,F 自卑到了极点,不敢表达爱意可是他又很想 M 能注意他,结果把自己搞的更像一个小丑,F 为了发泄自己就写了这么一首曲子” 其实这个故事在那些忧忧怨的电视剧里已经烂大街了,先不说故事老套,我表哥这种暗示就很失败,谁他妈会想那么远,谁会像他那么无聊还去看什么故事背景,我前面说了现代人有一些特质,L 听没听都成问题,大家都很忙的。要我说我表哥就应该拿把刀对准心脏然后向 L 说:“你要是不从了我,我就死给你看”,这样至少有二分之一的几率是对他有利的,倘若 L 拒绝了他,他无非就是一死,反正他现在还是死了,不过这种死法更加壮烈,而且不会不明不白,我也不会浪费时间还在这里分析。

(三)

至此不难看出来我表哥是自杀的。他爱 L,他不确定 L 爱不爱他,他也没明确告诉 L 他爱她,L 也没领会他爱她,他认为 L 不爱他,总之他因为自己爱而不得,又写不出《Creep》只好用一死来解救自己。我猜测表哥是如此解救自己的:他先假设 L 会发现他的尸体,为了不让自己太难看便提前用福尔马林把自己泡了大半月,然后他打开煤气关上门窗想象着自己和 L 手牵手走在金色的海岸,他闻到 L 身上散发着让他心痒痒的香,随之他就进入了梦乡。如果我的猜测成立,我现在应该去找 L 来看看他提前处理好的尸身,不能让他费尽心思却竹篮打水,可我不知道 L 是谁,我也不能挨家挨户的去找姑娘问:“我表哥有一副尚好的尸身你要不要看看”。我表哥其实有点类似鲁迅先生《狂人日记》里的那谁,只不过他没有想象 L 会把他煎、炒、烹、炸、蒸,而是简单的认为 L 不爱他便为此搭上了一条性命,我为他感到不值,当然最大的不值是盖上棺材板后这依旧是他没有解开的一个谜。我表哥也是用情专一,并没有想过要新人胜旧人,从他硬盘里的 A 片来看我更加深信这一点,他只看一对一的,我并没发现 3、4、5、6p 之类的,我还发现他喜欢朦胧美,那些片子都是打了马赛克而且还带点糊的,不是那种 720p、1080P、蓝光高清。

我表哥的蠢事可不是浪漫,千万学不得,不过反面教材也还行,总之活人被尿憋死或者被爱憋死都是可耻的。我表哥的故事就是这样。啊!我的表哥。

◎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保持友善言论

# 站长工具: PHP函数速查 / 变色龙伪原创 / ZBlog插件
©一条大河(www.iddahe.com) / Z-BlogPHP 驱动 / Theme: Hipaper / RSS / Sitemap